Bio还年轻拒绝头痛

微博@BIO就是一条狗
没钱没有才华没有感情的三无产品

© Bio还年轻拒绝头痛 | Powered by LOFTER

最近画的中翅集

别以为我开始画BG了

我依然是那个蹦迪solo艹暮人的我

图五背后注意

【哈哈】我打开文件不是来听你bb这些的

手机码文 手机发文 小学生字数 全员
认真你就输了:)

我打开文件不是来听你bb这些的

Bio.

1.
柊暮人的雷鸣鬼能放电。一把好刀。
人类围墙内一断电,他就会被爸爸喊去紧急供电。
实用主义万岁。

2.
中将发了通知:帝鬼军所有教师,即日起对所登记的鬼咒武器使用者,重新提交能力报告一份。众人不解,觉得柊暮人脑子有坑,但没有办法,刷夜也是重写。
正常发挥的,都被打回来;朋克嘻哈发挥的,一次过。
从此教师都学创意写作。

3.
说到底还是实用主义。
鸣海真琴的新报告写着:玄武针,能补墙。
高层喜极而泣。
他们不知道那是对友军宝具。

4.
百夜优一郎,能产石油能撒盐的选手。能力不在鬼咒武器范围内,逃过一劫。
红莲爸爸写作审题满分。
他...

【红暮 破车】空空念念执

被屏了,重发噜。

早几个月在微博上哀嚎秋招找到工作就写文日暮人,加最近又是小说洗白又是13卷表纸,幸福太多感觉不像是真的,怎么都要开车给锦鲤还愿【哪里不对】

标的是红暮,但两人就一py关系,真西皮大概是深红深+暮葵?若有洁癖请务必注意作者非常混乱邪恶,酒驾胡言乱语注意

此处点链接

能拨冗阅读,依然不甚感激。


【红暮】通天摩天轮(下)

群里抽签党费;

关键词:摩天轮 藏起对方的衣服 在另一颗星球上逝去的你;

SF;即使是另一颗星球上逝去的你我也要强行HE()

上篇在这里

元宵节快乐!


-通天摩天轮-(下)

*

夜晚和白天相比的确有趣一些。暮人会打开座舱的窗户,在窗边支起一根钓竿。随着摩天轮缓慢的转动,时不时能钓到一些有趣的东西。暮人在窗边等待某个遗失的残骸时,红莲会枕在他的膝头看书,暮人会拨开他的刘海,他们会接吻。

当有东西上钩时,他们会拿起望远镜,先猜测一下那是什么,再决定是否收线。毕竟谁都不想钓到尸体,而一不小心钩到什么活的似乎更糟。但更多的时候是一无所获,有时会有残破的黑胶唱片、...

【红暮】通天摩天轮(上)

群里抽签党费;

关键词:摩天轮、藏起对方的衣服、在另一颗星球上逝去的你;

为把三个梗肝成一篇也是拼了SF脑洞的极限,结果最后还是分了上下,心累。

谢组织每天投喂开火车。


-通天摩天轮- 上

*

门开了,一头黑发从这个小小的座舱里探了出来。这间座舱外部漆成铁锈红,在剧烈的日照下已日渐斑驳褪色,红莲猜它原来的颜色大概是酒红。门是深灰色,窗户则拉着黑色的隔光窗帘,看不见座舱里的摆设。

红莲听见室内风扇转动的声音。

黑发的主人是一位18岁上下的少年,他上身只套了件白背心,嘴里塞了支牙刷。

“不知道规矩吗?”那少年闷着声说,他精悍的外表有着教科书式的冷漠。

红莲对这样的...

【红暮】我们甚至失去了黄昏 II

* 首发微博时大家都觉得这是篇关于如何大战一坨熊孩子的故事。这篇柊家中心,几乎没有红暮;目测下章是红莲后宫中心(大概)。

* 冷逆CP战斗种, 第一章戳这里


- 我们甚至失去了黄昏-


二 自由与压迫


柊暮人属于那类和自我相处良好的人。自小他就从古典乐、书本和自律的生活中发现了一种属于秩序的美感和一个广阔的精神空间,让他能自给自足、不造成额外的烦扰。于其生活环境而言,尽可能的噤言在多数时候都是自保的良策。这是他孩童时的认识,权力在柊家随力量相滋生,因此羸弱的孩子首先要学会在强权的恐惧下生存。


而长子的身份,似乎在给予他某种空...

【暮红暮无差】水泥的流亡

某日深夜精分手机码文产物,非常短。

世界毁灭头几天的设定。红莲并没有完全把时间花在看完传勇上。


*水泥的流亡*


存活的不是被选择,是被遗弃。毕竟放弃为人,又何谈优越。红莲这样想,却不曾和人提起。如果有选择的奢侈,他是否会在那年圣诞选择和真昼一起死去?他无法给出答案。因为他大多数时候都挺被动。


在被抛向世界的过程中,人们多在某个随波逐流的瞬间无能为力地沉下水去。


他在某所教学楼空旷的阶梯教室找到了暮人。屏幕的白光让他几乎错过了那个黑暗中的背影。但红茶的蒸气在投影中翻滚、伸展身姿,出卖了自己的主人。


你消失了四天。


我知道。


柊家那里都疯了。


笑话,他们手头有更重要的事情...

摸鱼涂鸦 x3

【红暮】我们甚至失去了黄昏 I

暂定六章,姑且算探讨人物关系加炖糖的命题练笔。初稿存档。

红暮!红暮!是红暮!


*我们甚至失去了黄昏*

I  关爱与伤害

雷鸣鬼第一次在红莲面前现形时,有着鹰的形状。该形状持续了两分钟或者更久。

暮人慵懒地趴在床上,腰间裹着床单,床单的褶皱衍生出背脊的沟壑和他留下的吻痕。窗外开始有苍白的光,四点光景。伴随着墙角边的刀一声轻鸣,卧室空气中先是闪现了几个微弱的光点,像《彼得潘》里飘进卧室寻找影子的精灵,伴随着嗡鸣它们如深海动物般潜行在深蓝色的空间,随后慢慢延展。那是红莲第一次近距离看到雷电的成型,在缓慢的静谧中先是形成不规则的线,线被细微的触须包裹,触须震动空气。漫长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