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还年轻拒绝头痛

微博@BIO就是一条狗
写文不会情节没有长度,全靠骚情凑
画图只会铅笔稿

© Bio还年轻拒绝头痛 | Powered by LOFTER

【红暮】我们甚至失去了黄昏 I

暂定六章,姑且算探讨人物关系加炖糖的命题练笔。初稿存档。

红暮!红暮!是红暮!



*我们甚至失去了黄昏*

I  关爱与伤害

雷鸣鬼第一次在红莲面前现形时,有着鹰的形状。该形状持续了两分钟或者更久。

暮人慵懒地趴在床上,腰间裹着床单,床单的褶皱衍生出背脊的沟壑和他留下的吻痕。窗外开始有苍白的光,四点光景。伴随着墙角边的刀一声轻鸣,卧室空气中先是闪现了几个微弱的光点,像《彼得潘》里飘进卧室寻找影子的精灵,伴随着嗡鸣它们如深海动物般潜行在深蓝色的空间,随后慢慢延展。那是红莲第一次近距离看到雷电的成型,在缓慢的静谧中先是形成不规则的线,线被细微的触须包裹,触须震动空气。漫长的羽毛。畸形的羽轴和它细密的羽枝。闪电以粗犷而不断变幻的姿态构建自我,直到红莲面前出现了一只展翅翱翔的鹰。实际上红莲并不确定它是鹰,猛禽更为准确。猛禽先盘旋天花板一周,随后忽然加速,像示威般低空擦过红莲头顶,最后缓缓落在暮人腰脊凹陷处。红莲停下了系衬衫纽扣的手。

“没被烧到头发吧,它就喜欢这么恶作剧。”暮人侧头,睡意惺忪。

红莲摸摸头顶,试图掩盖自己的惊讶:“没有,但我没想到雷鸣鬼会是动物的形态。”

雷鸣鬼展开右翼,埋头理起了并不存在的羽毛。足下是赤裸的躯体。红莲无法从这画面移开目光。“会被灼伤吗,背。”

“不会,它知道分寸。”那只鹰(姑且算它鹰)如其主人,带着几分与生自来的神气,并将主人的背视作自己的领地踱步逡巡。红莲注意到它顶端弯曲的利爪精准地落在每一个吻痕上,四周的肌肤因灼热而发红。暗红的爪印盖去了原有的痕迹。耀武扬威的、傲慢的小臭鸟。红莲内心冷冷地评价。

黑鬼是否能读取主人外人类的内心他不知道。因为就如挑衅红莲的腹诽般,下一秒雷鸣鬼将自己变成了一只变色龙(或其他蜥蜴类的爬行动物)。尾巴如螺旋蜷曲,爪子依旧缓慢地留下五个手指的小型爪印和抓痕。新的形状。

“暮人,它现在变成了一只……蜥蜴类的玩意儿。”

“少见多怪,黑鬼又不是动物,它当然可以随时变来变去。”

我的黑鬼就不会,红莲想,为了折磨我,她永远都停留在16岁的模样。

“好吧,我看它的确自己一个人玩得挺高兴的。” 红莲试图摆脱真昼音容,伸手去触摸雷鸣鬼背部的鳞片,却差点被猝不及防地咬一口。“它不喜欢我。”

“它挺喜欢你的,它在征志郎前显形的时候,试图让自己变成一只巨大的水母,直接烫坏了他的莫西干头。” 暮人抬眼说。兄妹俩还是有几分相似,红莲想。

“为什么是试图?”

“因为没法还原出水母柔美轻盈的线条。女人味不够。” 暮人带着几分揶揄地抬了抬肩引起背上小动物的注意,似和自己疼爱的孩子对话,“还要继续努力啊,雷鸣鬼。”

“真希望能亲眼目睹那个场面,但我必须得走了。” 红莲起身,在暮人额角处亲了一下。“下次务必让我见到你的水母形态啊,小畜生。”他对雷鸣鬼扬了扬下巴。

那只蜥蜴连头都懒得动一下。“下次吧。” 暮人说。的确天快亮了。

这种口头约定充斥着荒谬,红莲和暮人心知肚明却又乐此不疲。放弃为人的他们随时都有鬼化的危险,而漫长的告别仿佛无关紧要的意外。他们看起来感情很好,红莲在办公桌前想起雷鸣鬼和暮人,我可是彻底被比下去了。但较之嫉妒,他更热衷于回味裸露的脊背上红色的伤痕。色情的梅花图案。它们会持续多久,是怎样的疼痛?他们一定在过去的年数里无数次彼此伤害,才能像现在如情人般依偎。

“这感觉……很不正确。”他们第一次上床时暮人喘息地说。“那暮人少爷是想要更温柔还是被更粗鲁地对待?”红莲在他耳边吐着气。他不希望被一句错误的话或某个突发奇想毁掉苦心营造的气氛。

“你难道不明白?”红莲被一把推开,而暮人试图用手暴力地抹去唇边的红肿:“它们在爱欲中趁虚而入,它们以爱欲为食量,然后取得控制权。我们不能……住手!”

红莲无视警告,粗鲁地扯开家徽扔到一边,并撕开衬衫:“鬼不是洪水猛兽,我的少爷,处处防范只会让你固步自封而弱小。”

“要试着接受……它们狡猾,但它们会让你强大……”

那是红莲在暮人耳边的低语。他们彼此交合,暮人感觉体内无数扭曲郁结的褶皱被展开、熨平。他们堕落、同时飞升。

暮人至今都不明白在那个特定的时刻和他对话的是哪一个红莲,虽然他那时已隐约感觉到一濑红莲的怪异。

但这是否重要呢?在他受到教育的世界里,亲密关系的建立就意味着未来潜在却必将到来的伤害;相聚越是甜蜜便越有苦痛的分离,更不提背叛、嫉妒、求不得。即使没有鬼、人类未曾濒临灭绝,他的世界也什么都不会改变。这是柊家的强大之道。

而一濑红莲有他的弱小之道。如果不堕为弱者就意味着失去爱的能力,还不如继续踌躇不前。至少能保有人的认知。那个更温柔的红莲这么说。看来是真的,弱小的家伙因为更有人情味会更受欢迎。暮人半埋汰道。

“当然,不然我们怎么会爱上彼此?” 暮人确定的是,关于这句话语的记忆应该属于那个他更怜爱的,温柔的红莲。

-tbc-


评论 ( 9 )
热度 ( 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