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io还年轻拒绝头痛

微博@BIO就是一条狗
写文不会情节没有长度,全靠骚情凑
画图只会铅笔稿

© Bio还年轻拒绝头痛 | Powered by LOFTER

【农药】Any God of Yours 1

现paro 艺术圈(juan)au 农药人设 

戬吒 亮玄 有没有云备我也不知道

整理后重发姑且算第一章扔着 自娱自乐(反正没人看)碎碎念 内容纯属虚构  

写字非常不香艳 后续都不好意思说开车问题

lft电脑端和手机端行距体验很不一样 难受


-Any God of Yours | A New Place to Drown-

 

1.

 

他们坐在画室水泥地上聊天,一旦东拉西扯起来便容易掏心掏肺,杨戬就会谈起工作带给他虚伪与迷失,哪吒给的建议是他生活中缺少“稳定而通灵的性/爱”。什么是“稳定而通灵”?杨戬反问。展开讲讲不如一试。两人就这样在画室里做起了爱,做在了一起。可那是太乙真人的画室。哪吒说,要是精/液真弄到油画上也很好。他要用油用蜡封起那块地方,让它在画面上突出来,这样每个人都会第一眼看到它。杨戬也挺乐意,他想看别人读展品信息卡,媒材写着“油彩精/液画布”会让他们露出什么表情,可一想到真沾上了也是自家画廊卖,他就不太乐意。


杨戬和哪吒的初遇也是在太乙的工作室。杨戬早听女娲提过太乙有那么一个小助手,和家里闹翻,被断了供也硬要学画,却真有几分才气,半路便被太乙挖去自己工作室包吃包住当学徒,顺便占了一间小房间自己画画。太乙在上海周边租了一片旧厂房作工作室,据称若追溯历史,那厂房曾先后用作国共的弹药库,厂房后门直通古镇主道,平日若天气不错,便可看到写生的人在河边摊开阵仗画各类古桥。


因女娲经常全球接力出差,杨戬便替老板去太乙那儿盯他们委托的艺博会新作进度。毕竟按女娲所言,自家画廊的这位大牌艺术家“没什么时间概念还格外孩子心性”。而当杨戬踏过后院杂草进库房时,出于职业精神第一眼先瞥见了角落里沦为背景,大概颜色只铺了最初几层还在等着晾干的自家委托(画布有几块地方,杨戬以自己的狗担保,还特么是白的),随后才看见拽着绳子,赤裸上身,脚沾颜料,盈盈悬于一平铺大画布上的那个年轻男孩。


杨戬不知道自己当时有没有一见钟情。毕竟谁都会动了感情后回忆相处点点滴滴,而初遇便是那个最容易被添油加醋加光晕滤镜暗角的那一滴。哪吒有着很美的肉体,他总是肆意展示自己的青春,像正午辣白不懂熄灭的太阳。

 

*

 

就像某早逝青年摄影师的直白短诗所言,爱情故事往往都是以你深深爱上他作为开始,以你深深上了他作为结束。而失去了换行顿时让这首诗失去了平铺直叙的冲击力所以

诸葛亮对刘备

是一见钟情

惊喜吗?


杨戬和哪吒八卦他友人爱情心路历程时使用了如上开场,上文换行的时候他会非常敬业绷着一张脸念出“换行”。这是哪吒听过最烂的八卦开场白,用力过猛。可他不太喜欢诸葛亮清高做派,事实是拍卖行工作的人他大多都不喜欢,便格外爱听杨戬讲自己这位老同学职场春风得意情场举步维艰。


诸葛亮学生时代人称“黑屋里亮”,码字高产质量一等,在拍卖行给亚洲当代部作实习生时,闭关一个周末便把图录里一半拍品的文章给写了,直把几个专家吓懵了要留人。可诸葛亮一心向艺术史,心气又高,毕竟少年老成肝essay肝白了头,offer给了也不要。直到隔壁战后当代部的刘备翻了图录,惊为天人,从香港杀过来直接挖人。坊间传言这offer让刘备从香港出差三次才谈妥,能令拍卖行效益最好的部门头头把姿态放的这么低,诸葛亮的光环怕是让佛像部的全体职工对着自己的拍品状况报告嘤嘤啜泣。


正如其人,其实诸葛亮本就偏爱战后里那些克制理性却又能将人携入冥想空间的单色画作品,无论流派国籍,单色画艺术都常带给他一种近似宗教体验的宁静。而众多艺术家中他尤爱伊夫克莱因和他独有的蓝。因他也曾在晴朗无霾时刻凝视天空,并对那份高饱和而通往宇宙的蓝产生占有欲。


所以战后当代部在诸葛亮的天平上本就在偏重那头,而更致命的是,当刘备端着公司老爷爷logo的马克杯坐在他面前,二郎腿一翘随意抬手将那头蓝长发往后一抹时,诸葛亮表面不动声色,内心却直接念起PepeKarmel论文里那段关于克莱因蓝的描述:“如巴黎仲夏夜九点深邃的电光蓝的天空,白昼隐匿的能量仍于大气中振鸣...”下一秒他直接沦陷。


那时诸葛亮还难脱书生气,便会因一颜色偏执而近乎做作地爱上一人。也仅仅因为诸葛亮想欲擒故纵,刘备就报销了三次往返机票,被财务骂得狗血淋头。之后不知有意无意,他便格外喜欢正对着诸葛亮的桌子和负责海关运输的赵云不谈正事只联络感情。

 

*

 

对于拍卖行里占压倒性百分之八十的女性来说,她们早就习惯了接受自己本已少得可怜的男性同事中不是已婚人士就是gay。而已婚人士在她们眼里十有八九就是深柜,不然专业能力怕是要被深深质疑,所以也没什么区别。拍卖间的淡季专家们往往都四处为征集拍品奔波,其他后台部门也都在运转着,唯有专家部门写文章做研究的junior小朋友会落得一些清闲,便格外喜欢扯着实习生,仗着分盒凤梨酥、吃个曲奇的由头也能聚在茶水间八卦上许久。


近一两个月刘备不是出差就是和客人吃饭,根本瞧不见人,诸葛亮几乎没有和老板在办公室见面的机会。即使看着书,耳朵也不是封死的,便总能或多或少听到一些碎语;也不能表现得兴趣全无,同事里这些姑娘们看着漂亮,没一个是好招惹得罪的,他也得试着打好关系。


反倒是听了不少已婚人士刘备的八卦。


代价是他入职没几个月就在以貂蝉为首各位女同事如狼似虎的逼问下出柜了。“这不挺好的”,难得在办公室坐下准备回邮件的刘备见怪不怪笑着说,“不然像你这么干净好看的,每天追求者不是得在我们部门口排起队嘛。这么多妹子我可赶不动。”诸葛亮本想借着两人闲聊的机会求证一下那些八卦,毕竟好奇心谁都是有的,可又怕被留下了爱打探的坏印象,结果刘备下一句话让他顿时没了心情。


“运营部的赵云不也是吗,帅得貂蝉都掰不直,你觉得如何?”


他直接冷淡回了句“没兴趣”便低头对着电脑开始查资料了,倒弄得刘备有几分尴尬。


整个亚洲办公室的团队都见过刘备夫人和孩子,并且一致认为,夫妻中如果有一人要辞职在家带孩子,那一定是老好人性格的刘备。诸葛亮听到的版本是,刘备和孙尚香虽青梅竹马,却几乎过着不是同时异地出差,就是你方唱罢我登场接力出差的生活,也就是根本没有生活。每次大家吃午饭,聊天内容涉及孩子的问题时,诸葛亮老板总是那位苦笑着叹气的人,而那些知情的含在嘴边都没敢讲出的话都是,那当初为什么领养刘禅呢?


若仔细思索便真的有可疑的地方,似乎这个孩子就像这对夫妻之间一种欲盖弥彰的存在。刘备待人又格外绅士周到,无论是大乔的新鞋或是阿轲微变的卷发弧度,都能收获他中肯而毫不敷衍的评价赞扬,职业使然品味本来就没得说,妇女之友又好像有些过了头。而孙尚香给大家的印象又是那位出现在预展现场,身材娇小气场一米八,正红唇线描得一丝不苟的时尚圈大主编,若是没人提起这种可能倒也没什么,一旦提起了,的确越看越像形婚。


而这种存于办公室流言蜚语的揣测,却给了诸葛亮莫大的希望。

 

*

 

虽然八字没有一撇,但杨戬觉得办公室里如果两个基佬竞争的话(预设:刘备一定是基佬),赵云赢面更大些。“得了吧,”诸葛亮在酒吧吧台把餐巾纸折成小方又工整撕开,“我们中谁往朋友圈里发点大装置的照片,他十有八九会回一句话,‘为布展的兄弟捏一把汗’。”他言下之意便是嫌弃赵云不够懂艺术,觉得刘备更不可能瞧得上眼。“可人家长得帅啊。这张脸这身材往哪扔都是给圈金刚芭比吧。”


“我呢?”


“你顶多就算陆战玛丽吧。不如和我一起上健身房。”


诸葛亮直接拒绝。杨戬知道自己同窗聪明,平时做事总能比别人多看几步,但平心而论在还没怎么追求的前提下为自己预设情敌似乎总显得戏有点多,他试图以过来人的身份和诸葛亮理性分析下。对方表情诚恳地倾听,就是不知道内心买不买账。


那天正好碰上哪吒进城住杨戬家,杨戬便想着都是同个圈子,不如介绍着认识。当哪吒带着酒吧外冬日的寒气和冻红的鼻子推门而入时,诸葛亮远远撇见了不知成年与否的小个子,转头给杨戬比了个口型:


“禽兽。”


杨戬无言以对,唯有对着吧台琳琅满目的酒精捂脸低头以表示虔诚忏悔。


tbc



评论 ( 16 )
热度 ( 84 )